您好,欢迎来到健康之家! 登录 注册 找回密码

揭秘假冒伪劣安全套利益链黑幕:地下小作坊泛滥

浏览: 更新: 2014-05-07 16:50
  • 简要:数以亿计的假冒伪劣避孕套正充斥着中国的安全套市场,它们直接导致了病菌和艾滋病病毒迅速蔓延,而人们可能仍沉浸在激情与欢愉中毫不知情。

  编者按

  公众很少有人能清醒地认识到,一只小小的安全套所承载的意义。它象征着隔膜,却与人肌肤相近,它伴随着人类最原始的快乐,也包容随之而来的欲望和颓丧,它隔绝了生命的延续,却也守卫着人们生命安全的最底线,它是人类社会自我管理的完美产物,与肆虐的病菌和艾滋病病毒抗衡,它是技术进步的结果,却终会留名人类社会的文明史。

  当下的中国,安全套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据国家计生委统计,目前,我国的安全套使用适龄人群接近7亿人,常用消费人群9000万,中国人每年使用安全套近50亿只,这一庞大数量是中国朝气蓬勃的象征。

  与此同时,中国的累计艾滋病患者数量已经突破80万,其中80%以上的艾滋病传播途径是通过性行为,安全套的普及使用和市场规范已经刻不容缓。

  与此同时,每年数亿只假冒伪劣安全套正在充斥着市场,从伪劣安全套黑作坊,到不法经销商,到街边无证经营的保健用品店,每一个伪劣安全套正在伤害中国的消费者,威胁他们的生命。

  2014年的3 15消费者权益日,我们关注安全套,这是我们的工作,因此我们费时一个多月,经过多次暗访调查,逐步还原出伪劣避孕套从生产到销售的完整利益链条,将其中种种乱象公之于众。

  在神圣的消费者权益日,我们关注安全套,这也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有责任痛斥制造和销售伪劣安全套的不法商贩,我们有责任问责相关监管部门,我们有责任守住消费者最后的安全底线。

  数以亿计的假冒伪劣避孕套正充斥着中国的安全套市场,它们直接导致了病菌和艾滋病病毒迅速蔓延,而人们可能仍沉浸在激情与欢愉中毫不知情。

  在陪女友做了两次人流之后,王维才开始怀疑平时用的避孕套有问题。“外表完全看不出来,我在询问了医生之后,才知道一直使用的是假冒产品。”王维指着假冒避孕套的包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王维手中的假冒杜蕾斯牌避孕套和正品的包装别无二致,而从一些不为人注意的细节中却可以看出马脚:假冒避孕套的说明书上标注的生产标准是1999年,而现在国内所有的正规避孕套已经使用了2004年标准。

  “伪劣产品使用的橡胶原料来源无法保证,黑作坊的生产条件差,生产出来的产品就会带有细菌和病菌。此外,乳胶脆,韧性差,劣质安全套在使用过程中容易破裂或脱落,会导致意外妊娠。由于使用伪劣避孕套而导致的人流和病毒感染的情况,可以说基本上每家医院都屡见不鲜,我们发现消费者们完全没有辨别避孕套的意识。”一位广州的性病专科医生对时代周报记者痛心疾首地说。

  采访中,记者发现,在22岁的王维的教育体系之中,根本没有辨别避孕套和预防艾滋病的相关知识。作为东莞石龙的一家电子加工厂的普通打工仔,他和他女友是珠三角3000万外来务工人员中渺小的一分子。这一群体大多来自农村,年龄正日益年轻化,他们在珠三角追逐梦想,也放肆着自己的青春,他们同时也是受到假冒伪劣安全套伤害最深的一群人。

  中国正在进入避孕套消费的上升期,据国家计生委药具发展中心统计,我国的安全套使用适龄人群大概有7亿,常用消费人群9000万,中国年产安全套近百亿只。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我国艾滋病感染者的数据也在持续上涨。截止到2013年9月30日,中国共报告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逾43.4万例,而性途径正成为我国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目前,广东省的艾滋病感染者人数已经接近4万人,其中80%的新增案例都是经过性行为传播。

  时代周报记者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查,深入广东生产避孕套行业的方方面面,逐渐厘清了假冒伪劣避孕套的生产销售路径。记者发现,围绕着暴利,伪劣避孕套已经形成由劣质裸套生产商、劣质润滑油生产商、黑作坊加工厂、不法经销商贩为核心的完整利益链条,据记者测算,每年由这个链条输入市场的伪劣避孕套多达上亿只,而其消费者则大多集中在外来务工人员、农民工和大学生等群体。

  地下小作坊泛滥

  阳春3月,正是避孕套厂家全力生产的时候,位于广州市花都区赤坭大道的广州广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双一乳胶厂(下称“双一乳胶厂”)也不例外,这里是全亚洲最大的安全套生产车间所在地。

  3月11日,在双一乳胶厂的流水线上,成千上万个圆柱体状的金属模具缓慢浸没在恒温的乳胶液体中,然后缓慢拉起,在洁净的空气中缓慢旋转,乳胶液均匀地覆盖在模具表面,橡胶膜厚度逐渐达到要求,最上方边缘处的橡胶膜自动卷起,一个避孕套已然成型。

  高压水流将避孕套冲洗下来,流水线旁的女工麻利地把安全套套在新的金属圆柱体上,传送带把这些“棍”状物浸入一个水槽,两个水下电极开始通电,如果安全套里的不锈钢导电,则说明这只安全套太薄或者有洞,这是安全套最关键的电检过程。

  经过重重质检的安全套,最后被卷成熟悉的小卷儿,喷上润滑剂、杀精剂或苯唑卡因(Extended Pleasure持久型中使用的麻醉剂,使男人更持久),最终包装完成。

  同样的生产线在双一乳胶厂一共有八条,每年生产8亿只安全套。“一套模具生产设备高达100多万元,一台电检设备价值30多万,这还不算人力和物料成本。”双一乳胶厂技术科负责人陈国梁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

  该业内人士还介绍,如无充足的资金,办理小型的加工厂,在经济效益不佳的情况下,可能会入不敷出。小型工厂同样需要跟大厂一样的技术人员和配套设备。

  而在东莞石龙的一间漆黑的平房内,记者却看到了另一番生产避孕套的景象。在不足20平米的空间内,近十名工人,一堆没有包装的橡胶安全套,两台包装机和一台塑封机,再加上几桶脏兮兮的硅油组成了简陋的生产线,在现场,尚未包装的“裸套”就被直接摆在地上,盛放半成品的塑料篓子积满了污垢,数名工人熟练地拿出裸套,抹上油,并快速地放进两台机器,在机器的出口处,一打打安全套“走”下生产线,车间里根本没有消毒设施。

  面对记者的暗访,生产厂的老板显得格外警惕,“我们不生产假冒的避孕套,我们只生产简易包装的避孕套。”尽管如此,这样一个小作坊也涉嫌违规。

  “安全套属国家医疗器械,因此相关部门对此监管较为严格,如要开辟一条安全生产线,从注册到生产资格较为严格;而如要生产安全套,一般由省级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来审批、发给《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陈国梁对记者介绍道。

  而就在记者暗访期间,就有多辆小货车到小作坊内装卸货物,对于记者的询问,货车司机均守口如瓶。但据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这些生产的简易包装避孕套往往被运往避孕套成品加工作坊,在外面套上假冒的“杜蕾斯”、“杰士邦”等知名品牌的外包装。

  像这样的小型避孕套黑作坊,在珠三角、浙江乃至内地地区广为暗藏,事实上,近年来,警方破获多起假冒避孕套大案,其源头均指向这些小黑作坊。

  2013年10月,警方在浙江省临海市,破获一家避孕套小作坊,其流水线一天可以生产出一千多盒假冒“杜蕾斯”、“杰士邦”等知名品牌的安全套,涉案金额高达3500多万元。

  而在2014年2月22日,警方在江西破获一起假冒避孕套小作坊案件,据统计,该制假售假网络,已累计销售假冒注册商标避孕套217万盒,劣质的避孕套已流向江苏、山东、广东、江西、河南、河北、北京等7个省市。

  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时代周报记者逐渐发现,这是一条从生产到销售的完整的利益链条,而伪劣避孕套的各个原料厂商和经销商均在其中牟取着暴利。


用户评论

网站简介 | 频道合作 | 我要投稿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 法律声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00400 陕ICP备09008980号-4
Copyright © www.966120.com 中国手术在线 陕西惠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